<span id="plscs"></span>
    <legend id="plscs"></legend>
    <tbody id="plscs"></tbody>
  • <th id="plscs"></th>

  • 
    

    <rp id="plscs"></rp>

        ?
      1. 首頁
      2. 走進上上
        董事長寄語
        集團簡介
        發展歷程
        組織架構
        企業文化
        品牌故事
      3. 集團實力
        研發能力
        檢測設備
        先進裝備
        質量認證
        企業榮譽
        重點工程
      4. 集團資訊
        上上新聞
        專題報道
        媒體報道
        領導關懷
        動態新聞
      5. 產品中心
      6. 市場服務
      7. 企業宣傳
      8. 201501

        “兩個第一”新聞發布會

        2018-08-29

        /userfiles/newstype/2014-11/1416209261251.jpg

        發布會背景

        10月25日上午9點,江蘇上上電纜集團召開新聞發布會,就企業榮獲“中國線纜行業最具競爭力企業第一名”和“世界線纜企業規模排名世界第十、中國第一”進行專題新聞發布。經濟日報、新華日報、中國電力報、中國能源報、新華網、新浪網、騰訊網、中國江蘇網、《蘇商》雜志、江蘇衛視等十多家媒體記者前來參加,溧陽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市政府新聞辦公室主任朱紅新主持發布會,集團董事長、總經理丁山華、副總經理朱洪祥等出席發布會。 

        /userfiles/image/bj1_副本(1).jpg

         

        朱洪祥介紹榮譽背景

        本次中國線纜行業最具競爭力企業排名是由中國電線電纜分會委托線纜研究院、《線纜世界》雜志及專業咨詢公司針對電纜行業7500家企業中的規模企業進行了“中國線纜行業最具競爭力企業排名”。
        本次評比的依據:參照WEF 世界經濟論壇和 IMD瑞士洛桑國家管理開發學院所確定的國際通用的“企業競爭力”評價原則。這兩大機構在長期的企業競爭力研究中匯集了大量的國際著名經濟學專家、管理學專家,多年實踐形成了一整套相對合理的評價機制和評價方法,他們的“企業競爭力研究”水平位居國際領先地位,評價結論在全球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具體的評價指標分二類:

        一類是可以直接計量的指標,另一類是難以直接計量的指標。也就是大家平時所說的硬指標與軟指標:
        其中硬指標占70分,軟指標占30分。

        硬指標包括:銷售收入、凈資產、凈利潤、總資產利潤率、凈資產收益率、全員勞動生產率、出口產品占銷售收入百分比,近三年銷售收入平均增長率、近三年凈利潤平均增長率九個指標。

        軟指標包括技術創新、客戶滿意度、品牌知名度、企業家管理水平、企業文化五個方面。

        在此基礎上對硬指標、軟指標根據重要度再次進行權數打分。

        硬指標全部依據上報的財務統計數據、上市公司的年報。其中對未上市企業的財務數據聘請知名的國際會計事務所進行財務數據審核。軟指標通過問卷調查、行業分析師專家測評等方式進行(所用格式按照國際慣例進行)。

         

        丁山華交流企業發展及未來規劃

        通過半年多時間的數據收集、匯總、分析、計算,中國電線電纜行業分會于上月在上海召開的“2014中國線纜行業大會”上進行了“中國線纜行業最具競爭力企業”排名的公布。上上獲得“中國線纜行業最具競爭力企業第一名”。整個電線電纜行業排出了前五十位。

        與此同時,在行業大會上著名的國際權威機構“英國商品研究所”公布了“2013年度世界絕緣線纜達10億美金以上的供應商排名”,上上位居世界第十位,中國第一位。英國商品研究所(CRU 是世界領先的獨立商業分析,咨詢及會展服務供應商。專注于礦產、金屬、電力、電纜、化肥和化工行業)。這次的排名依據是按照絕緣線纜的用銅量進行的(在這里需要說明的這個排名不包括生產銅桿、鋁桿的企業)。主要所指就是帶絕緣的電纜。

        中國電纜行業首次進行“最具有競爭力企業的排名”意義重大,它對中國線纜企業實質上是一次“全面的體檢”通過評比中的數據分析、計算、對比能夠幫助我國線纜企業認識自身優勢,識別劣勢,可以作為企業制訂和調整戰略等方面的重要參考依據。通過競爭力的評比,企業可看到自己在行業中的地位,看到企業自己的影響力,看到競爭對手的變化,可以更好地向做強做大做久的企業學習。對企業而言,改進劣勢,發揮優勢目的性更強,有助于提升企業的未來競爭力;對行業來說,會營造一種你追我趕的氛圍,這對推動中國線纜行業產業獲得良性發展具有積極的現實意義。

        同時,按照國際慣例“競爭力排名”也可以作為企業參與招投標等市場競爭以及各類評選活動等提供行業第三方的評價依據。

        尊敬的各位領導,媒體界的朋友,大家上午好!借此機會,我對媒體界的朋友對上上以往的關心幫助和支持再次表示感謝。剛才朱總介紹了電纜行業第一次公布排名的過程,內容非常詳細了。說實話,兩個第一對我來說,是我這一生最受感動的一件事,可能也是我們上上人最受感動的一件事。為什么呢?這是咱們上上人幾十年來不懈努力追求的結果。我們上上的目標是行業狀元、百年老店,百億規?!,F在百億規模實現了,第一名也可以理解為狀元,還有一個等著實現的就是百年老店。這是不能著急的,只能慢慢地來實現。通過這兩個第一的產生,更增強了我對企業做得更好的信心。也進一步說明,只要付出就會有回報,命運在自己手中,路在自己的腳下。兩個第一公布以后,說實話我非常興奮,但是興奮三分鐘以后考慮最多的就是怎么辦。咱們上上領導高度統一,要以此為新的起點,再接再厲,做的更好。如何再接再厲呢,以后怎么辦呢?溫度而知新,在原來的基礎上揚長避短,把好的做得更好,把短的彌補起來,這就是我最近思考得最多的問題。今天我把思考得還不是很成熟的一些想法,作為一個作業交給各位媒體的朋友,也請各位朋友多指點。
        下面我就進入主題,首先我想讓大家了解下咱們電纜行業的生存環境。電纜行業號稱機械行業里,除了汽車以外的第二大行業。這幾年隨著國家經濟的高速發展,把電纜行業的能力拉動起來了,可是現在速度又下去了,由高速降為中低速,而且是一種常態,這對咱們電纜行業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高速發展的時候,能力開始供大于求,現在速度降下來了,供大于求就顯得更加嚴峻。尤其是到了如今行業整合期,競爭更加激烈。截至2013年,上上連續三年銷售超過百億。同去年相比,今年1-9月份我們的實物量增長了20%,銷售額同去年相比增長了10%。今年以來,我們一直在分析形勢,在競爭非常激烈的情況下,上上還能保持這個增幅,為什么?這次獲得的“兩個第一”給了我答案——競爭力。所以,這個競爭力要保持。

        /userfiles/image/gcjj_副本.jpg

        上上歷史比較長,大體發展經歷我也給大家介紹一下。上上1967年建廠,到現在47年歷史,快50年了,大體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在計劃經濟時期,從起步到1個億,用了25年;第二個階段,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1個億到5個億用了10年;第三個階段,是市場經濟階段,企業改制了,從5個億到50個億用了5年;以后每年按照10個億的增幅,到現在都是保持這個水平,這三個階段一直持續到現在,可以說是咱們的高速發展階段。我回顧了一下,第三個階段高速發展的形成,首先靠得是各界領導和朋友對咱們上上的關心、支持,同時也不排除咱們上上人自己的努力。還有幾個方面:

        首先是危機感。市場經濟,適者生存,適應不了就會被淘汰,上帝從來不同情弱者,所以在市場經濟中咱們不能有絲毫的懈怠,神經時刻都是繃緊的,始終處在一級戰備。我想我這么瘦是有原因的,我是瘦了,但企業胖了,是好事。因為有了危機感,咱們確立了自己的戰略,不求規模最大,但求綜合素質最佳,人誠品優。到底是先做大還是先做強,我們的理念是先做強,是科學發展觀,也可以說是轉型升級。咱們起步比較早,追求企業競爭力、生命力、有后勁。如何實現這個目標,為此咱們設立為“精專特外”,精就是生產質量。咱們電纜看起來其貌不揚,它有兩個特點,第一,做好非常不容易,都是動態定型行;第二,使用非常了不起,比如像石油、化工、冶煉、鋼鐵這些項目,萬一出問題,整個系統就會出現大問題,不說這些大功率設備,就說咱們的住宅,萬一出事故,就沒電梯、沒電視、沒空調,不能做飯,影響方方面面。所以,咱們上上始終把產品質量放在第一位,質量比天大,說的最多的是質量,做的最多的是質量,持續不斷改進提高,這就是咱們上上。和咱們用戶交流的時候,我很坦誠,我說咱們把產品質量看成企業的生命,要做到萬無一失。

        失,這里面還有咱們的一絲私心,就是為了咱們企業能生存,競爭如此激烈,你做的不好沒人敢用。到現在咱們的產品,在北京最有說服力,上天的下地的,首都機場、北京地鐵,天安門城樓、中南海的改造,還有前幾天剛交完貨的APEC會議,都是指定用咱們上上電纜。

        用戶這么看得起咱們,競爭這么激烈,如果說我們不能按時交貨,不能保證質量,就對不起用戶。所以咱們產品質量一定要做到萬無一失,要使用戶用了第一次,第二次還是想到咱們上上。咱們的產品不敢說能給用戶添光彩,但絕不會給用戶添麻煩。

        其次是連續不斷開發新產品。原來的一些老產品,有一定的使用年代,咱們提高質量,降低消耗,那就是競爭力。然后還要開發一些有前景的、有潛力的新產品。新產品范圍是怎么定義的,一些有特殊用途、有特殊要求、市場有需要,但是沒人做,咱們來做。在特種產品、特種材料的開發,可以說咱們已經走在了行業前面。在建的、運行的,所有核電站都有咱們上上電纜,其中值得一提的就是三代核電。咱們行業內AP1000因為日本的福島事故以后,核電在世界各個國家都非常謹慎。但是核電很有誘惑力,是清潔能源。就像辣椒,叫人又愛又怕。清潔能源萬一出事,那就是大事。所以咱們國家是第一個吃螃蟹的,搞了三代核電AP1000。三代核電AP1000是美國一家公司設計的,他們自己都沒建,咱們中國第一個建。整個AP1000的電纜殼內、殼外整個都是國際招標,當時咱們中的殼外,殼內的是美國一家公司中標??扇齻€月以后,他說我不干了,咱們開始時還有點不可思議,他為什么不干?確實有難度。AP1000的壽命要求六十年,現在我們眼前能看到60年的東西都能算是古跡了。不僅60年內要完好,還要通電,還要在高溫高壓高輻射的情況下,在事故的狀況還要保證安全性,這個難度可算是咱們電纜行業頂尖的難度了。他們不做了,咱們擔當了。都說十年磨一劍,在核電這一塊可以說是二十年磨一劍。在以前積累的核電方面的經驗的基礎上,咱們把這個世界難題給破解了?,F在AP1000核電站咱們都供貨兩個堆了。 AP1000這次在行業內還被評為機械行業的技術進步一等獎。就是不斷的技術進步,開發新的材料,這也是咱們拿“兩個第一”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第三就是在技術上不斷的投入和改造。就說發展的第三階段,從2001年改制到今年是13年,13年之間咱們連續有7次大的技術改造,幾乎沒停。最后一次改造還沒完工。為了不斷開發新的產品,咱們新的技術中心起來了,老的技術中心面積不夠用,新的技術中心面積6000多平米,比美國白宮還多1000平米。

        要配最好的設備和研發儀器,沒有好的裝備就做不出好的產品。尤其咱們的技術改造,在08年底的金融危機來臨時,年初咱們投的項目還沒結束,09年咱們照樣開工。當時經濟低迷時大手筆投入,朋友捏把汗,同行看笑話,但事實證明,咱們是經歷了驚險,收獲了驚喜。經濟低迷時投入,成本低,速度快,很快見了成效?,F在回過頭來看,如果沒有這些年連續的投入,“兩個第一”也輪不到不到咱們上上。連續不斷的投入,在01年改制時咱們的固定資產是2億元,到去年年底,是10.5個億;咱們銷售01年8.6億,去年125億元,是2001年的14.5倍。更欣慰的就是對國家、政府的回報,咱們企業在改制前34年交的稅收1.29億元,改制以后12年交了23億元,企業發展越快,對國家的貢獻就越大,
        最后,最關鍵的,要說下我們的上上人。企業就是一個大寫的人字,任何事情,成在人,敗也在人,人是關鍵。咱們上上強調“人誠品優”,沒有好人品就做不出好產品,沒有優秀的人才就很難開發出優秀的產品。所以咱們在人才上也上下了一番功夫,也取得了一些成效。首先我努力當一個好家長,讓咱們上上員工多一份依靠,少一份憂慮,到上上來就能享受到家的溫暖。其次,要讓上上每一個人都能規劃愿景,用人上講求公正公平公開,所有部門用人都是招聘,包括中高級管理者,誰都有資格報名,只要你有能力,符合條件,都有施展才能的舞臺。待遇上,不是干部也有高收入,咱們技術人員的崗位津貼最高可以到8000,咱們已經有人享受到6000了,一線操作工作可以評為中級工、高技工、技師,分別享受300元、800元、1200元的津貼;一線操作工,除了津貼,做的多拿的多,一線操作工工資上萬的不是什么新鮮事。咱們很多操作工都是開車上班的。

        今后,咱們要以“兩個第一”為新的起點,在這個基礎上再有新的成果、新的發展,進一步增強咱們競爭力,尤其在企業轉型升級上,要按照習總書記提出的三個轉變,由制造向創造轉變、由速度向質量轉變、由產品向品牌轉變。習總提出的三個轉變,實際上這就是咱們企業唯一的生路,你可以不聽,也可以不干,但是你沒立足之地,所以在三個轉變上,要在原有的基礎上,還要制定更科學、扎實的措施,要落實到每個人,轉變為每個人自覺的行動,在此基礎上創造更好的成績來向各位匯報。

         

         

        答記者問

         

        新華網:剛才丁總對企業未來發展說得比較宏觀,有沒有具體的,上上的排名目前進入世界前十,會不會有一個新的很明確的目標?

        /userfiles/image/dsh_副本.jpg  丁山華:回過頭看上上走過的路,實際上我們這幾年的發展都是市場拉動。規模一直不是我追求的主要目標,今后我們追求的還是綜合素質,還是堅持技術進步,不斷做到“優質、高產、低耗”,提高勞動生產率,提高產品質量,降低消耗,增強競爭力,不斷開發新產品,開發一個新產品就進入一個新市場,而且是一大塊市場,我們認為,產品用戶用得放心,用得滿意、價格又公道又有競爭力,自然就給市場產生了吸引力?,F在我們開發的產品可以說比較多,以前人家常說嘴里吃一個、眼睛看一個,手里抓一個,現在我們的產品開發可以是嘴里吃三個,手里抓三個、眼睛盯三個,連續不斷。上上產品開發的目標其實挺簡單,那就是替代進口,擴大出口。

         

        中國電力報:目前國內大大小小電纜企業近萬家,集中度不高,競爭同質化,再加上經濟放緩,造成了電纜產業的萎縮,那么在這種情況下企業怎么度過這個寒冬?另外,上上希望國家、相關部門提供哪些政策支持?包括地方政府、行業協會,希望他們如何引導和規范產業健康發展?

         

        /userfiles/image/zhx.jpg  朱洪祥:當前電纜行業數量眾多,競爭無序,上上下一步怎樣才會變得更強,可以說上上人用行動展示了我們對下一步發展的自信。進廠門可以看到,我們正在建造一個中國電纜行業領先的中試平臺。在新產品、新材料的研發上,上上目標是替代進口、擴大出,爭取再拿下幾塊硬骨頭,爭取填補國際空白,努力成為中國電纜行業的引領者。在西廠區,大家可以看到8萬平方米的廠房正拔地而起,為下步做特種電纜打下了基礎。廠房做好后,引進的裝備都是最先進的。困難的時候丁山華董事長還在投入,說明了對下步的發展信心。雖然當前整個經濟形勢進入“新常態”,但我們覺得在新常態下還得有新動作。第一,要在堅持在質量提升方面下功夫,目前上上的做法是,每盤不合格品都在局域網上公布,每周都出質量報告,每月都進行改進項目的評定,每年召開科技成果發布會。上個月全公司到我手上的評比項目達72項,可以說質量改進、質量提升在上上是一輪又一輪。第二是技術創新;第三是做好人的工作。抓住了這三點,就抓住了企業發展的靈魂,上上電纜有能力、有信心在下步發展中把企業做得更強。

        針對另外一個問題,電纜行業是個非常特殊的行業,2012年,國家質監總局、工信部兩個政府部門聯合國網、南網兩個用戶部門再加上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組成“2+2+2”模式,對中國電線電纜行業進行了連續三年的質量整治,并且連續三年在安徽蕪湖召開了質量提升工作會議,質監總局局長及工信部部長都到場。自國家《質量發展綱要(2011-2020》頒布以后,2014年國務院下達了行動計劃,把電線電纜作為質量整治的專項。為什么?就如剛丁董事長所說,因為電纜關系到人類生命及財產安全。正因為如此,我們企業希望政府要引導電纜行業從無序競爭走向有序競爭,加強質量監管,同時減少或合并一些入門坎。另外電纜行業標準特別多,按道理電線電纜屬于國際電工,遵循ISO標準,很多中國標準基本等同于采用國際標準,但是在此基礎上,很多行業比如電力行業、煤炭行業、包括鐵路行業、通信行業等都有一套自己的標準,對企業來說是很大的制約。我前幾天剛剛參加中國消費品質量安全第一次常務理事會,國家質檢總局副局長孫大偉說我們國家目前有七萬多個標準,太亂了,下步一定要歸類歸并,從而為企業創造更好的條件。我想,這正是我們企業所希望的。

         

        中國能源報:上上現在提升品牌方面做了哪些工作?另外,眾所周知,自主創新要投入高額的人力、財力,尤其是核電項目的發展,好多核電設備企業長期技術創新投入研發是沒有贏利的,一直在投入,上上在核電纜方面的生產有沒有取得贏利,要維持企業可持續發展,你們對核電行業有哪些方面的建議?

         

        /userfiles/image/zhx.jpg  朱洪祥:品牌是個大概念,我對品牌的理解感觸比較深,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到中國來說了一句話,我的左臉是索尼,右臉是松下,大家可能不認識田中角榮,但你們認識索尼和松下,所以他在中國訪問時一路風光無限。這就是品牌的力量。蘋果手機還沒發布,中國的“果粉”已在等著,而手機的成本不過七百元,售價五、六千,這就是品牌的力量。上上電纜要向這方面努力,但品牌最大的支撐就是產品和服務,產品如果沒有質量的支撐,品牌是靠不住的。宣傳是一方面,關鍵東西要過硬。對于上上而言,首先把質量做好,然后以此為基礎,其他方面也按丁董事長所說繼續努力。

         

        /userfiles/image/lfc.jpg    梁福才:能源報剛所提的關于核電的問題由我來回答一下,核電產品與普通產品有很大的區別,普通產品技術都有現成標準,我們能做的其他單位也能做。但核電產品不一樣,它的要求由于環境的特殊性,本身的要求比常規的產品苛刻的多,且隨著技術更新也在不斷地變化,研發成本很高。殼內電纜取得的核電四個堆將近一個億的量,相當于百分之三十是研發成本,投入非常大,產品要求越高,投入研發的成本越高。但整個核電站占整個公司的銷售額比例比較小,僅3%-4%,所以要從利潤的角度來說,即使全部是利潤也不是很高。我們做核電不是追求它的利潤,而是在于通過核電帶動技術、管理的提升。剛也問到在核電上有什么需要國家和政府協調的。我們現在常稱核電站建設為“萬國堆”,什么叫“萬國堆”?現在中國建設的“堆”各種各樣的堆型都有,原來四十年,現在是六十年,四十年、六十年又分法國的堆、美國的堆、俄羅斯的堆,每一種堆的要求都不一樣,比如為符合俄羅斯的堆所做的鑒定試驗到美國堆上又不適用,又要重新做試驗,由于標準不統一,造成對制造企業的重復研發的資源、成本的浪費,我們認為在中國的后續項目建設中,特別在核電這塊,標準統一非常重要,這也是我們希望政府牽頭做的最大的一件事。

         

        《蘇商》雜志:想問丁總兩個問題,第一、上上堅守本業已有四十多年了,“兩個第一”后上上的發展戰略是否會有所調整,是否會走向多元化?第二、獲得“兩個第一”之后會帶來兩個變化,一是主動上門訂貨的增多了,市場占有率會更大了,這樣的話上上會怎樣去應對?二是同行挖墻腳、挖人才的風險增大了,在這方面有一些什么樣的預防?

         

        /userfiles/image/dsh_副本.jpg   丁山華:“兩個第一”以后今后怎么發展非常重要,“一個不變”,還是堅持企業的綜合素質,要變的是“兩個第一”以后持續不斷地改進與提高,力度要加大、速度要加快,效果還要再好一點,“不求規模最大、但求素質最佳”到現在不變,今后還不會變;以前高速發展階段量質并舉,到一定規模以后要以質為主,保持競爭力、綜合素質,具體體現在產品質量、產品檔次、裝備水平等,實際上說到不求規模最大,一些老朋友、老客戶每來上上一次都看到有新變化,我感覺這是上上發展的秘訣,就是要追求企業的綜合素質。
          市場影響力大了以后,信念更強一點,我們現在已經在為明年可能出現的市場在做準備,獲得“兩個第一”以后我們還要應對好一些客戶的需求,不能讓他們失望。對于人員這塊,說實話確實也是非常擔心,以前也出過好多“狀元”,如評比中,競賽中包括培養中,有了名氣選擇的余地也大了,我們也有過一些擔心,但是現在想想擔心也沒用,也沒必要,到現在為止,上上真正的骨干流動的很少。今年七月份驗收,相關領導、專家來了以后感覺到上上還是老面孔多,到其他企業就不同,有的三分之一、有的三分之二、有的大部分人都變了,所以上上的骨干,不管是生產上的、管理上的、技術上的流動的很少,反而一些不適應地作了一些淘汰,所以關于人員的流動,擔心沒用,要有措施,在做人的工作上再下功夫,讓人不舍得離開,這是最重要最關鍵的,企業對員工要形成凝聚力,產品對市場要產生吸引力,就有希望了。

         

        《機電商報》:想請問朱總,現在全國電纜的質量并不特別讓人滿意,我想除了在技術方面的原因,在供應商的選擇方面也是有一定因素的,所以上上在供應商的選擇以及管理方面有哪些具體的措施?

         

        /userfiles/image/zhx.jpg  朱洪祥:供應商問題是個大問題,因為質量提升離不開供應商的共同努力,電纜行業供應商主要有兩類,一類是大得不能再大,二是小得不能再小。目前中國超高壓電纜真正能做電纜料的一是美國的陶氏,二是北歐化工,因為技術領先,他們作為我們的供應商還比較強勢。還有一些供應商相對較小,供應商怎么把產品做好,上上非常重視。為了促進共同提高,我們經常與供應商進行技術交流;主動、及時地把我們 使用后的一些情況、數據及時提供給他們,便于他們進行質量改進;同時我們也會走出廠門,原地監查,讓他們把產品做好;對一些不好的供應商建立約談制度、交流制度。四管齊下,上上電纜在推動供應商的產品質量提升方面成效明顯,但與企業想象的還有一定的差距,我們在電線電纜行業大會上、包括一些政府工作會議上也呼吁,希望國家、政府要加強電線電纜行業原材料方面的監管。

         

        《新華日報》:丁總,結合您剛才所講到的,我們發現上上在各種經濟周期的把握上面也呈現出逆周期性的投入,上上在09年金融危機的時候投入10個億,今年又投入6個億進行大規模的技改,想問下,您在適應“新常態”的時候對這種投入基于一個怎樣的基礎?對我們江蘇爭創民營經濟新優勢、對規模企業在把握投入的節點有一些什么樣的建議?第二,上上現已進入了全球第十,想問下上上在本土化、國際化兩塊是怎么個考慮的,在國際化戰略方面有哪些謀劃?

         

        /userfiles/image/dsh_副本.jpg  丁山華:確實現在工業企業非常難,為什么上上在這種逆境中還在不斷地投入,這種投有一定的風險,但絕不是盲目冒險,因為這個投是一個項目一個項目投,不是一下子投。我還是堅持我的觀點:量力而行!我這個投首先不是以擴大規模為前提,我每一次投就是一次技術改造,說明我的產品有一定的市場,而且市場的供應和需求已接近飽和的程度,然后再考慮下一期。說實話,我每一次投都有一定的壓力,投完以后感覺非常欣慰。我認為敢于投入是種自信的表現,要有自信,如果沒信心,就投不下了。但對市場也要有個基本的判斷,現在這期投入和市場的兩極分化有一定關系,一些適應不了的、沒有品牌的、規模比較小的可能要逐步淘汰,市場可能逐步會向優勢企業集聚,我們每次改造都是對裝備適應能力一次大的提升,我們現在的勞動生產率是400多萬,不光是國內,國際上的差距也不大,不是靠人蠻干的,都是要靠先進裝備?,F在持續不斷改進已在全公司推開,每一個分廠、班組都在搞,下一步要搞自動化、要靠機器人,從自動化開始慢慢向機器人過渡。從國際化的角度來說,我們在國際上瞄準的目標是耐克森,他們我們學習的目標,說實話,與他們相比,我們確實還存在一些差距,但是我們的硬件可以說不比他們差了,差的還是一些軟件,尤其技術水平還有一些差距,這些差距也不奇怪,因為我們中國像模像樣搞基本建設才三十多年,人家上百年了,但差距在慢慢縮短;還有個差距就是兩個字——認真,現在我們全社會上上下下可能都有些浮躁,包括我們有些員工也有些浮躁,做事不夠認真,如果再認真一點,好多差距都可以縮小,在國際化這塊,現在我們出口的產品地區是比較多了,占的總量還不是很大,但絕對值年年在上升,今年要比去年增30%。如果說要到國外去辦企業,我們現在還沒這個設想,到發達國家去辦企業我們沒這個優勢,到欠發達國家去辦企業的話因素也蠻多,政局的穩定,一些不配套的其他方面,這可能也是我的理由,或許我的保守吧。

         

        會后參觀

        /userfiles/image/cg.jp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