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lscs"></span>
    <legend id="plscs"></legend>
    <tbody id="plscs"></tbody>
  • <th id="plscs"></th>

  • 
    

    <rp id="plscs"></rp>

        ?
      1. 首頁
      2. 走進上上
        董事長寄語
        集團簡介
        發展歷程
        組織架構
        企業文化
        品牌故事
      3. 集團實力
        研發能力
        檢測設備
        先進裝備
        質量認證
        企業榮譽
        重點工程
      4. 集團資訊
        上上新聞
        專題報道
        媒體報道
        領導關懷
        動態新聞
      5. 產品中心
      6. 市場服務
      7. 企業宣傳
      8. 201501

        《中國機電工業》:5000家電纜企業紅?;鞈?,上

        2018-08-29

         

        隨著“中國唯一一家有能力提供核電站電纜完整解決方案企業”桂冠的加冕,這家46歲的電纜企業離“行業狀元、百年老店”的目標又進了一步。

        清晨,剛過六點,3月底的天空泛起蒙蒙光亮,丁山華腳踩永久牌自行車,“嘎吱”、“嘎吱”,朝著工廠方向騎去。

        春末的晨光里,露珠還透著絲絲清冷。丁山華騎著車,時不時卷起食指和中指,揉揉依舊帶有倦意的眼睛,然而,腦中的思路卻異常清晰。

        昨天,他還以溧陽市經濟委員會副主任的身份,安安穩穩地坐在政府辦公室里喝茶看報。之前的這三年里,他每日如此,早晨8點半上班,下午5點半下班,日子過得好不愜意。

        誰想,一紙調令,49歲的丁山華將再次赴任溧陽電纜廠廠長一職。

        當時,上上電纜的年輕職工自然不認識丁山華是誰,只知道,丁是新調任來的廠長,之前在政府工作,工作能力強。不過,許多上上電纜的老員工一想到即將見到丁山華,卻異常激動,因為“廠長又要回來了。”

        原來,丁山華與上上電纜的淵源竟可再往前追溯12年。1983年,丁山華正是上上電纜廠長負責制人事改革后的首位廠長,離開上上電纜之前,他給工廠創下了一億的年產值。       

        然而,對于“二進電纜”和“二次創業”,丁山華卻顯得心事重重。他估摸著,擺在他面前的難題有多少:工廠久未出新產品,呆壞賬、甚至假賬一疊疊,內賊偷到了工廠的“心臟”,管理混亂,廠里上上下下士氣低落,車間沒人照料…… 

        “第一次進廠像是帶一個小孩子,廠子規模小,然而這次不同,廠子規模大了許多,工廠卻像個重癥病人,”丁山華打了個比方。“如果能把這個重癥病人挽救回來,于我就說得過去,如果救不過來,我以前的英名也就沒了,人家會想,老丁不過如此。”

        王者之氣初顯

        丁山華上任后,一面對企業進行大刀闊斧的管理制度改革以提振員工士氣,一面大膽謀劃企業的生存之路。

        1996年,中國的大規?;A建設剛剛起步,生產中壓產品的企業不是很多,大多數產品都需要進口。丁山華盤算,上上電纜不能甘于平庸,只在低壓電纜上小打小鬧,中壓產品適用范圍廣,上主網是大趨勢,中壓市場將會越打越開,有了中壓產品,就能進入一批中國電纜最大用戶——電力公司,沒產品,連門都入不了。

        丁山華是這樣的企業家:但凡是他認為看對了、抓準了的市場,就是砸鍋賣鐵,也要與競爭對手拉開距離。于是,本是“知天命”的年紀,可為了開發中壓市場,給工廠增添設備,丁山華一家又一家親自跑銀行拉貸款,飽嘗了創業的艱難。“我那時候跑銀行,真像討飯一樣,有些人說過的話,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丁山華回憶那一段時,苦苦地笑著。“有人說,像這種企業,技術這么差,又沒錢,還想貸款買設備,真是沒見過。廠長身體又不好,企業還沒效益,真是不自量力。”

        固然是被講得無地自容,銀行還不給貸款,然而,他硬是“老牛拉破車”,七拼八湊,搞到了最好的進口設備。丁山華的想法樸素又執著:雖然企業當時沒錢,但是對于企業來講,產品的質量就是企業的生命,保證不了質量,何談長久之策?1996年,丁山華就在技改上投入了累計4000多萬元,新增設備相當于原固定資產的兩倍,投入了若干條世界先進的化學交聯生產線,使公司裝備水平有了明顯的改觀,公司的生產也慢慢步入正軌。上上電纜逐漸形成了以35kV及以下的電力電纜、架空絕緣電纜為主的格局。

        如今,丁山華依然不懂什么是怨天尤人,他覺得,企業不應該埋怨“銀行不給貸款”,而是應該思考自己為什么貸不到款,做事情有風險嗎?以后能還得了錢嗎?今天的電纜市場上,中壓電纜已然是“大路貨”了,但是,當年丁山華的一步冒險,讓上上電纜領先市場一大截,也為今天的上上電纜贏得了知名度。

        國內核級電纜市場稱王

        就在上上電纜的中壓市場步步打開,企業銷售額以每年20%以上的速度增長時,丁山華準備再度出手。這一次,他看好的是不論國內還是國外,都被視為“燙手山芋”的核電領域。

        1998年,上上電纜在市場儲備方面投入更大力度,公司開發新品8只,其中有兩只產品被認定為國家級新產品,一只是當時風光一時的機場助航燈光電纜,另一只便是核電站內IE級K3類電纜。

        上上電纜十幾年前就走進核電領域,開發核級電纜,丁山華膽量果真不小。當時,世人尚處于1986年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第4號核反應堆上空的巨響中而驚魂未定,惋惜著這一號稱“世界最安全、最可靠核電”的神話;2011年,日本福島核電站事故又給發達國家的核電計劃投下厚重陰影。然而,丁山華說,“雖然大家對核電又愛又恨,想吃辣椒又怕辣,也有人說,核電這塊‘硬骨頭’不該我們啃,應該是國家的事情,不過,我還是想要做點有潛力、有難度和有影響力的(事情)。”

        看似冒進的一句話,蘊含著丁山華的深謀遠慮。當時,上上電纜已經介入了煤炭、化工和冶金等國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就是還未介入尚處于萌芽狀態的核電市場。丁山華分析,隨著化石能源的大量消耗,中國的核電遲早會起步,“中國一年就要消耗30億噸煤,國外的核電比重最多達70%,我們只有區區百分之幾。”雖然國家不投一分錢,丁山華仍決定,在不讓上上電纜的基業“傷筋動骨”的前提下,不給自己留退路,挑起“核電”重擔。

        1998年,上上電纜的K3類電纜進入市場,2006年,上上電纜又完成了K1類殼內核電纜的研發,2007年初制造出了中國首批國產K1類核電纜,并投入到核電站的建設當中,形成了1000公里/年殼內電纜,以及5000公里/年殼外電纜制造能力,確保了國內核電發展高峰期的電纜需求。

        隨著在核級電纜研發上的步步為營,此時,丁山華開始更多地考慮核電的安全問題。“只有認為核電是危險的,它才是安全的;如果認為核電是安全的,它將是危險的。”這條掛在上上電纜西廠區內的標語時刻提醒人們,核電事關生死安危。而研判核電未來的發展態勢,2007年,上上電纜啟動了AP1000第三代核級電纜技術研究工作。

        上上電纜為什么要啟動第三代核級電纜技術?世界專家學者普遍認為,第三代核電站的安全性和經濟性明顯優于第二代核電站,目前,世界各國除了對正在運行的第二代機組進行延壽,以及補充性建設一些二代加機組外,接下來新一批的核電建設重點是采用更安全、更經濟和更先進的第三代核電機組。中國引進的美國非能動AP1000核電站和法國EPR核電站都屬于第三代核電站。

        2008年,上上電纜三代核島電纜材料技術獲得新突破,2010年底,在國家AP1000自主化依托項目1E級電纜的國際招標中,上上電纜取得了殼外電力電纜及控制電纜的合同。然而,就在上上電纜潛心研發殼外電力電纜及控制電纜的時候,一件當時想來難判是福是禍的任務壓在了丁山華的肩上。

        2011年5月,中標殼內電纜的一家美國電纜公司違約,決定不履行中標義務。據丁山華講,因為考慮到技術能否實現等因素,這家公司后來放棄了合同。在此之前,我國核電站核島的殼外電纜大部分由上上提供,而殼內電纜外國中標方的突然違約,給中國第三代核電站建設帶來了大難題。

        此時,就敢不敢承接AP1000殼內電纜的研發和制造,丁山華有點猶豫。上上集團副總經理王松明描述當時的處境,“技術難度和風險很大,如果失敗,我國投入了巨資的三代核電建設進度將受到重大影響,而且上上電纜多年樹立的品牌將受到重大創傷。當時只有兩周的時間做決定,沒經歷過的永遠都無法體會,而抬頭,真的要靠實力。”最終,結合二代殼內電纜國內推廣應用的經驗,以及上上電纜當時的研發實力,丁山華決定再次冒險。
        自承接AP1000項目以來,AP1000項目已經成為上上電纜的1號工程。而此時AP1000殼內電纜項目的承接研制,也已不僅僅是丁山華心頭的一件大事,該項目研制的成敗將直接影響到世界三代核電首堆在中國能不能順利建設,到目前為止,世界上還沒有能滿足AP1000項目要求的殼內電纜。

        “如何提升核電站安全性,三代核電就是解決這個問題,三代核電AP1000采用了非能動系統,利用冷卻水自身重力,實現安全殼及堆芯事故應急冷卻,這對電纜提出了極高的要求。”丁山華解釋。

        從上上電纜承接殼內電纜研制任務至今,從材料研制、產品設計、工裝改進到工藝驗證,丁山華一直在和時間賽跑。兩年間,上上電纜不斷與國核工程有限公司、上海核工程研究設計院、以及西屋公司的專家進行反復論證,AP1000殼內電纜鑒定試驗方案最終獲認可。

        通過不懈努力,殼內電纜模擬件通過了型式試驗、熱老化試驗和輻照老化試驗,并于2012年12月28日順利通過LOCA后的耐壓試驗,為期兩個月LOCA試驗是模擬失水事故工況,電纜在高溫高壓蒸汽和噴射化學藥劑條件下進行試驗,它對電纜的耐受溫度更高、試驗周期更長,是模擬核電站最嚴酷事故環境下的試驗。此次通過LOCA試驗,在國內和國際均屬首次,標志著中國AP1000項目殼內電纜的研發取得了重大突破,也為中國三門和海陽的第三代核電AP1000自主化依托項目殼內電纜制造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如今,在核電領域,上上集團通過16年的持續研發、改進,完成了全系列核電站電纜的開發,掌握了完全自主的產品及材料技術,成為中國唯一一家具有提供核電站電纜完整解決方案的企業,也是目前唯一一家取得國家核安全局1E級殼內、殼外(K1、K2、K3 類)電纜設計、制造許可證的企業,并在中國所有已建、在建核電項目中,都取得了供貨資格。上上電纜在核級電纜上的投入已經超過5000萬,其產品占據了中國核級電纜70%的市場,而丁山華講,“企業仍處于對核級電纜的投入期,要做的事情依然很多。”

        十幾年前進軍看起來近乎渺茫的核電市場,也成為上上電纜大幅提升技術研發能力的一個契機。丁山華認為,“領先一點,多邁進一步,進行技術積累,對品牌都是無限的影響力。”除了核電電纜研發中的收獲,如丁山華所料,在材料和管理上也取得了一些外溢效益,比如卷筒電纜和港機電纜就借用了開發核電纜時帶出的一些材料與技術。丁山華篤信,“開發一個產品不僅能帶動一片新市場,新的技術還能帶動研發新的產品,研發的動力和后勁相輔相成。”

        為特殊時期準備“窩窩頭”

        丁山華時時刻刻都為上上電纜沖在浪前,貧弱之時,有人說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取得了點成績,又有人出來或嫉妒或訕笑。不過丁山華自己倒是很平靜,“以前的日子真是很苦,但是不爭氣就只有生氣的份。我這一輩子嘗了許多酸甜苦辣,但是看著企業的發展,也值了。”
        67歲的丁山華,保持著每天去廠區里視察的習慣,廠里的技術工人也習慣了董事長時不時來檢查作業進度。近幾年來,企業規模越來越大,產品輻射面越來越廣,隨著企業逐漸脫離了風風火火拼產值、拼市場的快速增長期,丁山華的個性也慢了下來,隨和了許多。

        “別看他們對我客客氣氣的,其實心里還真的是有點怕我,”丁山華邊說邊笑,嘴巴和鼻子兩邊出現兩條深深的皺紋。

        然而,懷揣王者之夢,丁山華知道,他必須時刻保持著清醒的頭腦。

        從1983年去徐州,看到煤礦工人在井下受苦,到參與國家863計劃,做“大廠不屑,小廠沒條件”的全自動煤礦安全監測系統,到率先開發磁懸浮列車用長定子電纜,再到做外國人望而止步的AP1000殼內電纜,丁山華帶領上上電纜的員工們開發出一個又一個產品,打開一片又一片市場。

        作為企業家,丁山華的膽識的確過人。2009年,金融危機陰霾未散,丁山華依舊繼續往已經進行了一年的超高壓電纜研發里投錢,并不斷擴大廠區規模,以形成北廠區為低壓電纜生產基地、南廠區為中壓電纜生產基地、西廠區為超高壓電纜生產基地和特種電纜生產基地的“三區四基地”專業化生產格局。

        一整年,員工們手頭加緊工作,心里卻始終捏著把汗,好在年終總結時,上上電纜“經歷了驚險,收獲了驚喜”。丁山華心里比誰都清楚,外人看自己在冒險,只有自己知道所有計劃都是按部就班地進行,金融危機只是短期的,企業的發展布局卻是不敢有絲毫松懈的?,F在回頭想,丁山華雖然有些后怕,但還是很欣慰,如果當時不堅持投入,不把企業欠缺的產品品種配齊,就不會成為今天特種電纜市場的領導者。

        丁山華頭腦清醒,在很多年前中國的大規模建設對電纜需求旺盛的形勢下,他就看到了行業終將進入瓶頸的那一天。

        多年前,丁山華到國外參觀交流時就感覺到,國外電纜企業廠房老、裝備老、人員也老。“在國外開車,幾個小時看不到工地,他們的大規模建設高潮已經過了。咱們這兒到處是大工地,多年前剛起步。電纜行業就像是當年的紡織行業,他們淘汰了,對我們來說就是市場。但是,咱們的高增長期也一定會過,國外電纜行業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我看著國外同行始終有種憂患意識,始終是一級戰備,絲毫不敢馬虎,”丁山華說。“而現在,明天就在眼前。”

        丁山華認為,高速度投入是中國很多企業,包括電纜行業在內面臨的問題,這種增長無法持續?,F在電纜行業還未到最困難的時候,今后起碼要倒掉三分之二的企業。電纜行業目前的生產規模增長已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值。據行業統計,目前電線電纜行業開工率不足50%,再加上全球經濟衰退,內需不足等因素,企業面臨的困難將越來越大。

        “我們改變不了形勢,支配不了市場,能改變的只有自己。產品種類的面廣了總比面窄了好,資源與市場的波動往往不在同一時間,要學會規避風險。而我開發特種電纜和超高壓電纜,就是給自己準備了窩窩頭,人家過得不好的時候,我們能過好一點,人家過不下去的時候,我們能撐過去。”    

        2011年9月,上上電纜的超高壓電纜項目全面投產,其中立塔高148米,90%以上裝備都由國外引進,該項目還投入2000多萬元建成了全世界首個用于電纜行業的現代集成制造系統,其超高壓電纜產品現已投入批量生產,并順利進入國網的主渠道,成為國網第一梯隊供應商之一。

        如今,“上上牌”電線電纜產品涵蓋了500kV及以下超高壓、高壓、中壓、低壓電纜及塑料、橡膠等特種電纜。已服務于能源領域(電站、核電站、城農電網、煤礦、石化等),交通領域(民航機場、鐵路及城市軌道交通、船艦及近海港口等)和工程領域(工程建設、鋼鐵、冶金、建筑等),一大批高技術含量和高附加值的港機電纜、風能電纜、光伏電纜、礦用電纜等均已批量進入市場,成為公司的新增長點。產品出口美國、意大利、澳大利亞、新加坡、香港等50多個國家和地區。

        而丁山華的目標是做中國電纜行業的領跑者,“計劃經濟的時候,電纜行業有南北兩霸,‘東北虎’沈陽電纜廠和‘華東虎’上海電纜廠,那時候,這兩家解決不了的問題沒人能解決。而如今市場要求越來越高,想要擔當起這個責任,難度很大,誰來擔當電纜行業的這個責任,我希望是上上電纜。”

        ?